上的阿嬤(蔡老師的母親),在3月17日星期四晚上往生了,享年87歲。大家輪流助念24小時,幫她擦澡化妝,大體入殮時身體還很柔軟,她的胸部、肚臍溫溫的。蔡老師跟我誦了五部地藏經,阿彌陀佛來接引她,很安祥自在的離開,往生佛國了。

得知阿嬤罹患肝癌是在104年6月一次例行性超音波掃描時,發現肝臟有多顆腫瘤。阿嬤沒有任何不舒服,所以還是維持日常活動。因為阿嬤是一個去醫院就會緊張到連小便都無法解的個性,所以沒讓阿嬤知道身上有壞細胞在作祟。阿嬤雖然消瘦許多,但是外表看起來,不但不像是癌症病人,就連一般病人的模樣也一點都不像,而最後佈置家中靈堂的遺照,就是去年底居家期間幫她拍照的。

105年,大年初一到初四,阿嬤很開心領紅包跟子孫一起過年;初五一早起床腹部突然腫起來,我們想應該是腹水吧。一生不菸不酒又早睡的阿嬤居然得到肝癌。阿嬤長年為了最小的兒子恨鐵不成鋼,日日掛心,終於讓癌細胞有機可趁,緊急到國泰醫院抽了腹水做檢查,家人也共同決定不讓阿嬤受醫療的痛苦,回家開始陪伴她看電視、聞佛法,播放佛音。阿嬤的女兒於十多年前往生時,我送了一串108顆佛珠給阿嬤,阿嬤不識字,日日數著佛珠,唸著阿彌陀佛,是每天必做的功課。也陪伴著她度過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糾心歲月,或許這是一個很好的佛緣緣地。

蔡老師孝順的心是令人讚嘆的!阿嬤往生後,他也幾番不捨感慨地說:「為何母親沒能坐輪椅再撐久一點?」我跟他說:「這是阿嬤的福報啊!阿嬤慈悲,要很感謝佛菩薩的加持,她一向生活自理,非不得已才會假手越傭幫忙,她才不愛一直坐在輪椅上呢!」在最後這一個多月來,阿嬤沒有進過醫院,身體的狀況時好時壞,全身水腫,肚子鼓起來,臉、手腳都腫得像饅頭。靠著植物萃取菁華大量用,的確在短時間內改善水腫症狀。臉不腫了、手腳也消腫了,腹水也消失了些,也因為劇烈腹痛使用酵素排出大量糞便後,腹痛也消失了。

阿嬤87歲高齡在初五發病前都還是可以自己吃飯、洗澡等,生活都能自理。疾病在老人家身上肆無忌憚破壞著,意識開始混亂。但阿嬤還是時時唸佛,甚至在3月17日晚上臨終前在子女、兒孫的陪伴、誦經唸佛中,阿嬤努力自己呼吸,嚥下最後一口氣,還是唸著「阿彌陀佛」安然離開人世,安祥自在地捨報往生!

當疾病已經到了無法治癒的地步,對病人而言,死亡還不是最痛苦難過的事。死不了,而苟延殘喘才是最可怕的處境,當死亡已經是不可避免預警時,肉體病痛其實還不是最沉重的負擔,心理上的彷徨、精神上的焦慮、內心深處不知生命何去何從的迷惘,才是心靈上最為無助的恐懼。病人家屬為末期病人在意念及心靈層次上應該為他做親切的引導,鼓勵他發願往生,引導他脫離病體的桎梏,迎向未來的心靈導航。

末期與臨終的「親情陪伴」、「好助緣」是最後關鍵。這一個月當中,蔡老師每天誦一部地藏經。基金會一忙完,天天趕上山幫阿嬤按摩,我想這是我能幫他減輕疼痛的方式,只要能按摩2-3小時,她都會覺得舒服很多。因為腹水及躺久的疼痛也能暫時緩解,晚上也會好睡些。當她比較不疼時,我也在阿嬤耳朵旁提醒及強調要一心念佛,不要害怕,別想東想西了。她對小兒子的掛礙,也隨著她全心唸佛,而選擇放下,在阿彌陀佛加持下,穩定身心。阿嬤的人生最後一哩路,我很珍惜能陪伴她老人家,一直記得她昏迷前一晚,完全沒有病痛、慈祥的笑容,似乎告訴我們,她準備好了,我也相信現在的她在佛國淨土過得很好。

對「生老病死」、「人生無常」我們要學著去了解與試著去放下,雖然不是很容易,但總是要自己去面對的事。死亡只是人生必經的過程,我們對於生的過度戀著、對死過度的排斥與無知,所以才會感到恐懼,藉助祈禱、誦經、唸佛的力量,幫助臨終者放下萬緣、放下掛礙,讓他內心感覺平靜。

很感恩有《蔡合城癌末癌細胞不見了!》這本書的因緣,我們鼓勵很多有緣的癌症朋友,找到心、在心上用功,在人面臨生死大事的抉擇,我們陪伴癌末朋友能夠安祥離世。也鼓勵所有癌症朋友,你若視癌細胞為愛細胞、天使、菩薩的示現,以如此感恩的心來看待「它」是有助於心情的轉化,倘若你能夠轉個想法,也許菩薩的示現正是要你擁有一個全新生命的開始。